<td id="zdxuo"></td>

      <progress id="zdxuo"><code id="zdxuo"><tt id="zdxuo"></tt></code></progress>
          <progress id="zdxuo"></progress>
        1. 內部郵箱 用戶名 密碼
          首頁 > 編譯工作 > 經典著作編譯 > 編譯研究
          《共產黨宣言》 一段經典譯文的演變
          作者:孫建昌    來源:《學習時報》2016年2月18日
          網絡編輯:時佳 發布時間:2016-03-22 打印本頁 發表評論】【關閉窗口
          摘要:
          關鍵詞:

            “共產黨人不屑于隱瞞自己的觀點和意圖。他們公開宣布:他們的目的只有用暴力推翻全部現存的社會制度才能達到。讓統治階級在共產主義革命面前發抖吧。無產者在這個革命中失去的只是鎖鏈。他們獲得的將是整個世界。”

            “全世界無產者,聯合起來!”

            《共產黨宣言》的這個經典段落,是許多人耳熟能詳的。但這段文字的早期中譯文,與我們今天看到的譯文在措辭、文風上有較大差異。在馬克思主義譯介傳播史上,這個經典段落被一再重譯,經歷了一個漫長的演變過程才形成今天的“定譯”。

            現有資料表明,在陳望道翻譯的《共產黨宣言》第一個中文全譯本出版之前,上述經典段落的中譯文,早在1903年即見諸中國人出版的譯著中。

            1903年2月,上海廣益書局出版趙必振翻譯的《近世社會主義》(福井準造著)一書。該書有關章節較為系統地介紹了馬克思的生平和學說。書中提到共產主義者同盟發表“宣言書”(即《共產黨宣言》),“大攻擊經濟社會之現組織,絕叫社會制度之改革,為勞動者吐萬丈之氣焰”,并把《共產黨宣言》第四章最后一段譯為:

            同盟者望無隱蔽其意見及目的,宣布吾人之公言,以貫徹吾人之目的,惟向現社會之組織,而加一大改革,去治者之階級,因此共產的革命而自警。然吾人之勞動者,于脫其束縛之外,不敢別有他望,不過結合全世界之勞動者,而成一新社會耳。

            這是我們目前見到的《共產黨宣言》結尾段最早的中譯文。

            1905年11月26日,中國同盟會機關報《民報》第2號發表朱執信撰寫的《德意志社會革命家小傳》一文,專門介紹馬克思(譯為“馬爾克”)的生平和學說。文中稱贊馬克思“其所為文,奇肆酣暢,風動一時,當世人士以不知馬爾克之名為恥。”在該文中,朱執信將上述經典段落譯為:

            凡共產主義學者,知隱其目的與意思之事,為不衷而可恥。公言其去社會上一切不平組織而更新之之行為,則其目的自不久達。于是壓制吾輩、輕侮吾輩之眾,將于吾儕之勇進焉詟伏。于是世界為平民的。而樂愷之聲,乃將達于源泉。

            噫!來,各地之平民,其安可以不奮也!

            把趙必振的譯文和朱執信的譯文與今天的譯文對照可以看出,二者都未將《共產黨宣言》中所表達的共產黨人要“用暴力推翻全部現存的社會制度”這層含義譯出。趙必振用的是“惟向現社會之組織,而加一大改革”的措辭,而朱執信使用了“去社會上一切不平組織而更新之”的表述。“改革”也好,“更新”也罷,他們都回避了暴力革命的意涵。另外,原文中所傳達的“無產者在這個革命中失去的只是鎖鏈,他們獲得的將是整個世界”的思想,在二人的譯文中都沒有準確傳達出來。至于今天人們耳熟能詳的經典名句“全世界無產者,聯合起來!”在趙必振的譯文中被省略了,朱執信則將其譯為“噫!來,各地之平民,其安可以不奮也!”把“無產者”譯為“平民”,明顯受到當時日譯文的影響,原文所揭橥的“團結”或“聯合”之意也未譯出。

            1906年6月,宋教仁在《民報》第5號發表譯自日本《社會主義研究》雜志的《萬國社會黨大會略史》一文,在“敘論”中再次摘譯了《共產黨宣言》這一段落的內容:

            馬爾克(Karl Marx)之作共產黨宣言(Communist Manifesto)也,其末曰:“吾人之目的,一依顛覆現時一切之社會組織而達者,須使權力階級戰栗恐懼于共產的革命之前,蓋平民所決者惟鐵鎖耳,而所得者則全世界也。”

            又曰:“萬國勞動者其團結!”

            應當說,宋教仁的譯文比上述趙必振和朱執信的譯文在傳達原文思想方面都更加貼切。“顛覆現時一切之社會組織”的措辭與今天“用暴力推翻全部現存的社會制度”的用語,在意思上已經非常接近;“蓋平民所決者惟鐵鎖耳,而所得者則全世界也。”與“無產者在這個革命中失去的只是鎖鏈,他們獲得的將是整個世界。”相比,可以說要義無失,而“萬國勞動者其團結!”與“全世界無產者,聯合起來!”相比較,又可謂異曲同工。

            1919年5月5—8日,北京出版的《晨報》連載日本河上肇著、淵泉(陳溥賢)翻譯的《馬克思的唯物史觀》一文,其中引述了《共產黨宣言》的若干段落,而結尾段的內容表述如下:

            共產黨以隱蔽主義政見,為卑劣的行為。所以我們公然向世人宣言曰:我們能夠推倒現時一切的社會組織,我們的目的就可以達到。使他們權利階級,在共產革命的面前,要發抖。勞動者所喪失的東西,是一條鐵鏈。勞動者所得的東西,是全世界。

            愿我萬國勞動者團結勿懈!

            1920年8月,陳望道翻譯的《共產黨宣言》問世。這個經典段落有了新的譯文:

            共產黨最鄙薄隱秘自己的主義和政見。所以我們公然宣言道:要達到我們的目的,只有打破一切現社會的狀況,叫那班權利階級在共產的革命面前發抖呵!無產階級所失的不過是他們的鎖鏈,得到的是全世界。

            萬國勞動者團結起來呵!(Work?ingmen of all Countries unite!)

            從陳望道譯本問世到1949年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共產黨宣言》又先后出版過華崗譯本、成仿吾與徐冰合譯本、陳瘦石譯本、博古校譯本、喬冠華校譯本以及蘇聯外國文書籍出版局印行的百周年紀念版。其中,博古校譯本發行量大,影響廣泛,當時各解放區干部都是學習這個譯本。在博古校譯本中,《共產黨宣言》結尾段是這樣翻譯的:

            共產黨人認為隱秘自己的觀點與意圖是可恥的事。他們公開聲言:他們的目的只有經過暴力的推翻全部現存的社會制度才能達到。讓統治階級在共產主義革命面前戰慄吧!無產者在這個革命中失去的只是鎖鏈。而他們將會得到整個世界。

            一切國度底無產者,聯合起來呵!

            1949年,蘇聯外國文書籍出版局在莫斯科出版《共產黨宣言》百周年紀念版。這個版本于同年運到中國。在百周年紀念版中,結尾段的譯文是:

            共產黨人認為隱秘自己的觀點和意圖是件可鄙的事情。他們公開聲言:他們的目的只有用強力推翻全部現存社會制度才可以達到。讓那些統治階級在共產主義革命面前發抖吧!無產者在這革命中只會失去自己頭上的一條鎖鏈。他們所能獲得的卻是整個世界。

            全世界無產者,聯合起來!

            綜上所述,《共產黨宣言》在20世紀早期經過一再重譯,譯文幾經改變,其文體風格和意義闡釋都經歷了一個演變過程。譯介語言從文言到白話、由晦澀到通俗,理解闡釋從模糊到清晰,譯文措辭由含蓄到犀利,內容表達日趨凝練準確。到1920年陳望道翻譯的《共產黨宣言》全譯本問世,這部馬克思主義經典著作的經典段落的中譯文在措辭和意蘊的傳達上都已經非常接近今天通行的譯文,初步確立了其在中文語境下的文本形態。

            以結尾的那句經典口號的翻譯為例,1903年趙必振的譯文中略去未譯,1905年朱執信譯為:“噫!來,各地之平民,其安可以不奮也!”1906年宋教仁譯為“萬國勞動者其團結!”,1919年陳溥賢譯為:“愿我萬國勞動者團結勿懈!”,1920年陳望道則譯為:“萬國勞動者團結起來呵!”并加注英語原文Workingmen of all Countries unite!

            此后,這句經典口號被一再重譯。在博古校譯本中,它被譯為“一切國度底無產者,聯合起來呵!”在莫斯科印行的百周年紀念版中,首次出現“全世界無產者,聯合起來!”的譯文,并將其以紅色字體印在版本的扉頁上,開創了馬克思主義經典著作在中國出版史上的一個先例并形成慣例。

            窺一斑而見全豹。通過對《共產黨宣言》上述經典譯文歷史演變的考察和回顧,可以看出馬克思主義在我國的譯介傳播過程,從中體會應當如何準確理解馬克思主義的問題。20世紀前半期馬克思主義經典著作在中國的譯介傳播,基本經歷了類似的演變過程。譯文的確立昭示著思想的傳播,革命話語的建構意味著革命思想的喚起,革命思想的傳播意味著對革命行動的召喚。

          相關文章:
          文章搜索
          請輸入要搜索的文章標題
          深爱五月